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往事并不如烟

旅游、摄影,感悟,心得。。。。。

 
 
 

日志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2016-09-22 13:3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文人,皆有山水情结。登山则情满于山,涉水则意溢于水。山水给了文人们无端的感动他们对山水的渴求挚恋即对生命本身的渴求挚恋。神奇山水,传奇温州,跟着名家游温州,从字里行间悦读温州魅力。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名家简介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黄亚洲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诗刊》编委。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代表、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兼主席。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诗集等文学专著三十余部。作品曾获国家图书奖、鲁迅文学奖、屈原诗歌奖、金鸡奖、金鹰奖、华表奖、飞天奖、百合奖,曾五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先后被授予“首届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优秀电视剧编剧”称号。

我的温州情结

黄亚洲

瓯 江

你是看见的,瓯江的源头,是龙泉山巅的一株小树,是小树顶端的嫩叶上一滴冰凉的露珠。

你也看见的,瓯江的入海口,是如此炽热。

那里摆着一只强大的锅炉,锅炉名称就叫温州,其沸腾的结构清晰的管线,据我观察,已经连通起一个国家的道路。

瓯江由冷变热,这是符合历史规律的流速。

可以说,一部教科书的容量,相当于瓯江的长度。

也可以说,瓯江,是一个民族沙漠跋涉之时,流到裂唇旁边的一只水壶。

总的说来,瓯江是这样一条河流——瓯江流的不是液体,瓯江是路。

路面硬实之程度,据初步估算,可以容纳十三亿脚步。

有些历史如瓯江一样,是路,而有一些,则不是路。

在那些历史里,瓯江只是一条地下河,我们依稀听见一些潺潺的水声,流着侥幸、希望、惨叫与痛苦。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南塘河

多么的悠然自得,一条水汪汪的扁担,挑起温州、瑞安两个城市。

至于两地互相溅起的水珠,我们可以叫作航船。说实话,自汉晋之始,这个比喻就成立了。

多么的呼应默契,这船歌。说实话,船歌也是自汉晋之始就有了。

你听,夜航船一进入黎明的温州,快活的船老大就引吭高歌,两岸百姓也同时闻歌而起,舀水、淘米、洗菜、槌衣,一条船橹,是不是晃动的钟绳?

说实话,这报晓的歌声,在每年六月,就会铺成满河的荷花。

荷香醉倒过王羲之,他不得不以墨香应和;

也醉倒过身为太守的谢灵运,这位山水诗人便趁势在河边槌打诗句,辛苦如洗衣妇。

而今我在河畔的风情街走过,也始终有汉代的船歌与晋代的墨香尾随;

看见南塘河依旧活得滋润,红灯笼作着头饰。

真不知道该称你千岁老者,还是二八佳人。

我又是多么的焦虑不安,自诩为“游记名家”,手中灵巧的笔却连船橹都不如,既摇不动歌声,也掸不开荷香,甚至,南塘河一转弯,我刚写下的一行水灵灵的诗,就折成了两段,水花溅我一脸。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人类图腾:雁荡夫妻峰

必须,每晚都秀恩爱。

一个吻,必须拔地而起,接在三十三天。

所有的鸟,都归林了;所有的风,都蹲了下来。连天上的星星,都时不时的害羞闭眼;显然,这对夫妻,五分钟以后,就要上床了。

在中国,不把他们称作情人峰,而称作夫妻峰,是有道理的。家庭坚如磐石,这是最好的图腾。

这样的秀恩爱,还延伸出一个“夫妻节”,据说在雁荡山已举办十几届,这就是为什么,许多长出裂缝的家庭,都要赶来这里的原因。

为了一份仰望,他们星夜兼程。

必须采用最顽冥不化的岩石,加固爱情。

为了给人类建一个图腾,星空与土地,算是尽力了。

我也愿意在星空下,久久抬脸仰望;与许许多多朋友一样,我也自愿套上婚姻的枷锁。有一种捆绑,叫做两人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连冷血的石头,都是爱情。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大龙湫瀑布

细如一根白色棉线,从山巅垂到山脚。

风儿只消稍稍叹口气,你就飘成五十段省略号。你害羞,肚子里,有许多欲说还休的话。

我坐在观瀑亭里看你,把你看成黛玉;设想你的体重,不会超过三斤二两。你飘飘抖抖,一副扛锄葬花的形象。

但你是有想法的。由于斤两不足,你毅然选择了高度。

制高点是一种赌注,你赌的是有追求的人生。

你当然是赢了。一百九十七米,刹那间你就拥有了云、风和“中国之最”的瞻仰;还有风景示意图,以及,高铁时刻表。

柔情与思想,也可以打败一切。

说实话,我眼睛也是看花了,这根雪白的棉线,其实,是没有断的。它把许多女子的命运,纳成了结实的行走万里的鞋底。

力量不足,却走得很高。不要光想到黛玉,还应该想到欲说还休的则天武侯与太后慈禧。

在我们国家,智慧嫁接上妩媚,其海拔,无人能敌。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永嘉,石桅岩

好端端一座峰峦,取了个大海的名字,直叫四周的云朵,都带了浪花的咸味,有点不甚情愿。

那一枚仓促路过的山鹰,也无端的,成了海鸥。

好端端一座峰峦,却叫底部的群山,都成了甲板;叫那些榕树、樟树、杉树,都晃成海藻;若是此时,有虹霓升起,我也只能望见一条拉不直的船缆。

况且,这面桅帆还是红色的。

因此,在白天,它恍若太阳;在黑夜,它是鲜血;这就使我联想到船舶,联想到中国大陆的历史。

那就是说,翻腾在船舶四周的那些排浪,就不仅仅是咸的问题,还有腥的问题。

桅杆有多奇特,航路就有多复杂。

不知道在包围石桅岩的这面大海中,有多少浪花出自我的心潮;只知道我在甲板上坐了这么久,始终无所进退,纹丝不动。

桅杆有多奇伟,航路就有多幽默。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午宴“山里人家”

一只幼弱的羊走上山腰,倏忽遭遇变故,成为烤全羊。它的憩所,由羊圈变作瓷盘;它的朋友,由青草转为葱花。

山腰的树枝摇动有多快,农妇呼客的手臂,摇动就有多快。山的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那些细细密密的溪鱼,当然是直接游上餐桌的。它们在上桌之前,通常会浑身一热。

品行的成熟,一般都在刹那之间。

现在,好客的农妇又在院子里摇动枇杷树,让白枇杷直接落入白色的餐盘,让我们以光滑的果核,吐出一座未来的果林。

客人是摇钱树的概念,现在连山深处的风也明白了。

至于我们先前吐出的那些整整齐齐的溪鱼的脊椎,早已在山腰之间排列成细细的石阶,密密麻麻,供我们下山。

我们的胃,这一个个山包,拼拢来,就是整座大山。

打出的每一个饱嗝,就是一股山风。

显然,观念已经变化。永嘉一半以上的山,都可以由云雾清蒸。一抹斜阳,成为生姜。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岩头古村

古村建在水上。仿佛就是这样。

它的土名,一直叫岩头村,它的洋名,可以叫威尼斯。

溪河里那些沸腾不已的水草,结构成这个村落一半的植被。水流湍急,从四周青山上直接流泻下来,带着三四条瀑布的余温。

家家门前舀水。白天,煮茶;傍晚,温酒。顺带摸几颗螺蛳,凑成半碟。

孩子们放学了,跑过石子路,书包打着屁股。一群杂色的鲤鱼。

诗人们都说余生想在这里度过,计划每天都从门前舀一瓢水,让案上湿润的砚台,永远有鱼游动。

我听他们在说,水,以及水里的草,以及水里的鱼,是文化的全部。

他们皱着眉头说得深有体会。其语音,有点像岩头村,也有点像威尼斯。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楠溪江漂流

一支竹排,牵着江的鼻子,一路漂流在我的心里,顺树木而下。

这一群水鸭如此的糜集,我的心血管,会不会因此,临时狭窄?

四周青山,总喜欢做出一些风来,玩弄我的头发与感情,用整整一个小时的功夫,柔情蜜意到了极致。

脱下鞋袜,让我的前脚掌,成为河床;脚后跟,成为卵石。

过浅滩之时,竹排抖动起来。几百颗鹅卵石撒娇的声音,在说明感情受伤,尽管是假装的。

刚才我说一个小时,其实不确切。真相是,时间早已被风全部吹散,显得混乱不堪,混乱为旭日的晚霞,或者是黄昏的晨曦;混乱为往昔的未来,或者是未来的回忆。

此刻,我真的已经不能确定我的感情漂流在何处,以及,我的安静的心,究竟在历史的哪一页,成为水鸭的沉浮。

我穿上鞋袜,回头是岸,心里很是受伤。

这不是假装的。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因为海霞,爱上洞头

一说去洞头,就有行军的感觉。

我的车走在新筑的长堤上,也像是行进在刺刀的刀刃里。天边云雾,看起来,一半是硝烟,一半是烽火。

自那年,海霞同时从银幕与洞头走来,我便爱上了佩手榴弹的花木兰,或者是背子弹带的穆桂英。

一个既爱红妆又爱武装的女子,多么让一个酸秀才神往。

今天下午,海霞的妹妹们排成一条直线欢迎我,用柔和的曲线,站出半屏山威严的峭壁。我握着女指导员的手,心里却走着,一场虚构的爱情。

她称我首长,我想叫她恋人。

她的女子民兵连连部,是战争的闺房。一朵野花,插在枪管上。

洞头一百六十八座岛屿。呈现在军事辞典里,就是一百六十八座堡垒。 当然,进入旅游手册,它们就是一百六十八座仙山。

在我看来,堡垒与仙山是和谐统一的:仙女进入堡垒,就是女子民兵;民兵走在仙山,就是我的恋人。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颜太守的望海楼

东海最高的一朵浪花,凝固了。

跳上洞头烟墩山之后,我就站成了太守颜延之的模样。

没错,颜太守那缕头发被海风吹得最高的时候,海拔达三百六十五米。

也可以这么形容,这楼,是颜太守手舞足蹈之时甩出的长袖,是他的一首分成五段的诗章。

既然不喜欢朝廷的政治,既然贬为永嘉太守,那就干脆,站成一朵带屋顶的浪花。

现在,洞头一百六十八座岛屿已经飞舞成一百六十八只鸥鸟,在他胸间撒欢;现在,大海有可能凝固成一滴不太咸的眼泪,在他脸颊上,流出人生的航线。

作为政治生涯与自然风情的结合,这幢楼的腰背,够厚实的了。

这位差点被政治压垮的颜太守,借着这楼,在洞头,突然站直。

因此,我一定要学着颜太守的步姿登楼,并且,试着说出他的感受:政治的本原,应该就是浪花;凝固了,就是诗歌。

其他的装模作样,统统是扯蛋。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仙叠岩

都走了,仙人们拍拍屁股。

就是刚才,他们做了个游戏,把一大堆巨石,叠成了一根柱子

一座不放光的灯塔。

忽然,东海翘起一根尾巴。

或许,这根尾巴是仙人们特意做的,不光为游戏。他们明白大海需要骄傲。

我真的相信,洞头有仙人出没。海浪进退之处,我总能清晰地听见,一种拍屁股的声音。

“洞天福地,从此开头”。这八个字,是诗人余光中对洞头的判断。因此,我也相信他见过仙人。他的诗句多仙气,必是仙人帮着叠的。甚至叠得很高,有点像灯塔。

我也有个小小的奢望,希望在我诗歌生涯的尽头,也翘上一根尾巴。所以我昨夜睡不着觉,今天一早,就赶来了洞头。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洞头半屏山

风太大,东海需要一架屏风,于是我就欣赏到了它。这是合理的。

厚实的大山,对半切开,像切开一块圆墩墩的馒头。两架屏风由此诞生。海浪从中穿过,我看见刀刃的光,在肆意奔腾。

巨幅绝壁上,那些零星的灌木与藤蔓,显然,就是黑漆屏风上的花鸟鱼虫了。我细数着这些代表国家优雅的事物。风太大,我的头发也成了灌木。

两座半屏山,现在隔着海峡。刀伤很宽,液体的刀刃在肆意奔腾。

当然,我是说,我现在观赏到的是洞头的这一座;另一座,在台湾左营。海峡浪花闪烁,闪着战争的寒光。

准确的说,闪烁的,应该是和平的泪水。伤口在召唤伤口。我心中的花鸟鱼虫,都是血。

若要把“九二共识”做成一个直观的地理标本,有教鞭指着。那就是两边的半屏山,没得话说。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泰顺:库村的石墙

大山掏出自己的肝胆、骨骼、指甲,如此的伺候普通农家。

农家里,有缺牙老人,有肚兜孩子,有二婶、小嫂、少女。这些女人要翻好几道岭才能赶上一次集,換回一件花袄。她们要带去很多菜干、笋干、亲手编的竹匾。

说起来,石墙也是大山亲手编的,蜿蜿蜒蜒,曲曲折折,石头间没有一丝缝隙。是啊,人与鸡鸭,还有屋檐下的辣椒与灯笼,都要严密护卫。生活如此饱满,哪能半点漏气。

石墙上布滿绿蕨、养血菜、爬山虎。大山在搬运骨头的时候,没有忘记自己的毛发。

搂在大山臂弯间的生活,是多么福气;可是年轻人还是选择了城市。对此,大山也很理解,最近又动用一批骨骼,并且撕开自己的心脏,布下一条省级公路。为了未来,可以开刀。

公路是水平状的石墙。

公路两侧的林带,也是大山的毛发,一根一根拔来的,大山坚持不喊一声痛;至多,用额间那几丝云彩,皱皱眉头。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舞蹈的泰顺

群山挽臂,围着我小小的汽车陀螺般旋转,溅出云彩与细雨。

在“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泰顺,我头一天就领教了大山的舞步。

早上起身,窗外那些雾,也凑了一台大戏。山顶下来的、山岙升起的,一律舞着哈达,或者撒着羽毛。

在“有雾无霾”的泰顺,终于明白,雾也是那么值得欣赏,这一群跳着天鹅湖的少女。

我在泰顺逗留时间不长,一颗心,却挨了一鞭,也舞成了陀螺。这才明白,真山真水真的空气,能够叫人,手舞足蹈。我们呼吸于灰濛濛的城市与理论,确实已被,矇得太久。

让我,多拉几回泰顺的旋转门,逃进去,做几天干干净净的人,像天鹅湖里,那一群,从来不知道霾是啥样的跳舞的孩子。

跟着名家游温州——黄亚洲:我的温州情结 - 潘昶永 - 往事并不如烟

结语:有些文字,能给人感动;而有些风景,言语无法传述。神奇山水君须记,唯有亲临最动人。

温州市旅游局 出品

  评论这张
 
阅读(1302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